趣书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4 肆(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Video Cover Image

伴随着原晴之一声令下,整个现场所有人立马动了起来。

为了防止发生不可控意外,警察们开始扩大封锁范围,将小半个青城古街笼罩其中。司天监众人则负责联系后勤工作人员,加班加点将人马召集,争取尽早将几位被迫入戏的名角救出。

在一片忙碌中,晏孤尘快步走到空地周围,拿起手机。

“喂......什么?”

程月华接到电话时,正在到处走访亲友,忙得脚不沾地,想尽办法解救三位入戏失踪的名角。

“当世仅存的天生戏骨找到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他不敢置信地朝着话筒重复两遍,在得到晏孤尘确切的回答后,整整三天没松开的眉头终于舒展:“放心吧,既然原小姐交代了,那这事就包在老夫身上,我立马带人开车去青城博物馆里把《夜行记》残本调出来。”

候在一旁的亲友好奇:“怎么样,找到办法了?”

“对。”程月华将手机放下,笑容满面:“柳老的女儿找到了。”

简短的一句话,要现场众人纷纷露出惊奇神色。

“当初那件事过后......柳家不是宣布退出戏曲界,再不唱戏吗?”

“是啊,就连梨园那座千年古戏台都被他们用苫布封起来了,还是公家出钱修缮的。”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柳家人几乎都在那件事里落了严重的病根,几乎灭族。”

“我倒是听说前些年最后一位柳家人故去后,梨园差点后继无人。说来也怪,这些年从没听说过柳老千金的去向,她竟也是位天生戏骨?”

“是。现在还活着的柳家人,也就只有这位了。”

程月华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当年柳老家千金还小时我曾见过她一面,的确是天生戏骨无疑。但具体这么多年过去是什么情况,我也不大清楚,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没想到真给司天监找到了。”

另一旁,进入戏台后场的原晴之也拿到了第一部戏的戏本。

戏本全名为《夜行记·卷一·虞梦惊·邪祟》。

她翻开看了两页,忽然问道。

“这部戏......我记得很出名吧。”

“《夜行记》第一卷里的戏都出名,可惜遗失了一部分,剩下的真正能演出来的还不多。唉,要不是虞梦惊太难演,十年开台唱过的一个巴掌数得过来,不然哪还有那所谓四大戏曲的事。”

说着说着,任劳任怨搬道具箱的贾文宇猛然发觉不对:“等等,您难道没看过?”

“我小时候经常看,家父是《夜行记》的狂热戏迷。”

原晴之叹了口气:“但后来家里出了点变故,我生了场大病,把以前的事全忘了。病好后一直遵循亲戚的话,没再接触过戏曲。对于这些戏,也只记得些皮毛大概。”

“啊......是柳大宗师那件事吧,抱歉。”

贾文宇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反应过来后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柳问青是戏曲界近代最后一位得以被冠以“大宗师”之名的戏曲演员,不仅创立“青派”的戏曲艺术风格,还将戏曲传播到海外,在国内外拥有极高社会影响力。

可惜这样一个人,却因为过度痴迷戏曲,在戏楼走水时仍旧站在戏台上演出,最后因为没有来得及逃离,与大火融为一体。

他的死亡极具戏剧与浪漫,也代表着近代戏曲衰落的开始。

即便已经过去二十年,说到这件事,无数戏迷仍旧扼腕。更别说在人家女儿面前提起这一遭,贾文宇尴尬到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没事。”反倒是当事人毫不在意:“对了,失踪的三位名角分别是哪三位?”

贾文宇连忙配合着转移话题:“是元项明老师,戴茜老师和霍星岩老师。”

听到这三个名字,原晴之忍不住“啧”了一声。

其他两位她不熟,顶多听到过名字。但元项明是她爹柳问青的关门弟子,也是青派如今的中流砥柱,小时候的青梅竹马,没想到几年不见,他也没能幸免,倒霉悲催入了戏。

虽然柳家退出了戏曲界,可她爹的心血青派要是真没落,她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难得感到压力的原晴之放下戏本,闭目沉思。

戏台外演奏团队已然就位,开始调试声音设备,远远地便能听见唢呐洞箫的二重奏。

贾文宇来来回回走了两趟,终于瞧见人:“快快快。”

提着行李箱的戏曲化妆师和道具师一起急匆匆赶到,因为来得太赶,两人额头都带着汗,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

刚进后台,化妆师一个箭步推开行李箱,露出里面的瓶瓶罐罐。

她拧开化妆盒:“原小姐,您准备扮成《邪祟》里哪个角色?”

“嗯......我想想,就这个吧。”

闻言,原晴之睁开眼,手指随意向戏本其中一段。

“您确定?”不仅是化妆师,在场几位同样面露惊诧,想不通她这么选的原因。

“对。”

既然原晴之执意坚持,他们自然无法说什么。贾文宇本来想开口,但思及自家监正的千叮万嘱,最后还是默默闭嘴。

一时间,戏台后场只能听见道具师捣鼓衣服首饰的声音。

过了一会,贾文宇还是没忍住,“原小姐,我可以问您个问题吗?”

“问。”

“您口中的入戏......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原本贾文宇只以为,入戏是《夜行记》和现实融合才会出现的特异现象。后来听原晴之和晏孤尘方才的解释才知晓,原来入戏这个名词早已存在戏曲界多年,甚至被历朝历代戏曲大家们奉为圭臬,不惜毕生追逐。

他从两人交谈的话语中捕捉到一个惊人的信息:即便是没有雨水作为媒介,没有戏曲和现实融合,也能触发这样神奇的效益。

虽然自家监正临走前语焉不详,并未透露太多,但凭借贾文宇聪明的脑瓜也能猜到,天生戏骨就是掌握入戏这扇神秘大门的钥匙。

这着实激起了他的好奇心。

司天监找上梨园那会,原晴之就直白地表明自己不会唱戏。可饶是如此,晏孤尘也没有要放弃的意思。贾文宇知晓自家监正向来是个明明可行却过分谨慎的性子,若事情没有个九成成功率,绝对不会放手去做。所以更显可疑。

“你问我入戏的过程?好问题。”因为正在上妆的缘故,原晴之一直闭着眼,没好气道:“我这也是第一次登台唱戏,我怎么知道?”

贾文宇:“......?”

他语气委婉:“无意冒犯,那您学戏学了多久?”

“零零散散学过几年吧,但那都是小时候的事,后来就老老实实上学去了。我不是刚才和你说我失过忆,就算学过也早忘干净了。”原晴之安慰他:“不过你别担心,古籍上说,天生戏骨天生就能入戏。船到桥头自然直。到底能不能入,待会上台不就知道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