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6 陆(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Video Cover Image

原晴之用那种看倒霉蛋的眼神看着元项明,心中倍感亲切。

谁懂啊!在这孤苦伶仃的戏曲中,有个熟悉的老乡是多么令人感动的事!

但不得不说,元项明这小子入戏也入得太深了点。原晴之刚才一直在偷偷打量他,发现这家伙是完全忘记了现实世界,纯纯把戏本当做自己的人生在演绎。

这样的话,想要把他唤醒......恐怕有点难度。

奈何原晴之也是第一次干这份活,本来就是赶鸭子上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老巫祝嗫嚅:“师大人,有人违反了规矩,我们正准备惩罚她。”

听完,元项明皱了皱眉:“宫门都还没过,司巫选拔自然不能算开始。身为掌事巫祝,你应当先将规矩复述给巫女们听,而非上来就立下马威。”

简简单单一番话,说得老巫祝脸一阵青一阵白,没了方才半点威风。

奈何对方的身份摆在这,她只能不情不愿地服软:“师大人教训的是。”

元项明点了点头,没有深究:“我等奉旨意前来,护送诸位巫女前去圣泉参与洗礼。”

他转过身来,视线并没有在谢书瑶身上停留。

也是了。原晴之眼睛转了一圈,心想。

在如今这个人多眼杂的场合,谢书瑶绝对不可能当着众人面说出她已经同男主私定终身的事。再加上当初谢书瑶十分注意避嫌,救下师弘华后并未直接露面,而是拜托侍女递交药材,就连最后交换信物,也是戴着幕篱。

言简意赅,就是织女认识牛郎,牛郎不认识织女。

想到这,原晴之就想高呼一声女主你糊涂啊!

要不是男主压根没见过女主的脸,后来哪里会有女配冒名顶替的狗血剧情发生!

“既然如此,那便走吧,待会误了吉时,惹司祭大人生气,谁也担当不起。”

一场好戏被硬生生打断,老巫祝垮起个脸,率先走入宫内。

原晴之跟着抬脚。

几乎是在跨过宫门的一瞬间,她浑身寒毛直立。

在《夜行记》记载的无数神鬼故事中,“门”这个词无疑拥有极高特殊性。

门的作用相比于连接门内空间和门外空间的开关,更像是一个划分地域性的结界。跨过了门槛,就意味着从生人地界,来到了死人地界。

走了两步,原晴之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朱红色的宫墙深深,轻而易举将天地划分为两个维度。

从白玉牌坊下向前看去,最后那抹血红的夕阳给壮丽的宫殿披上一层诡异阴森的色彩,一幢幢殿宇楼阁仿佛森然矗立的牌位,重峦叠嶂,静谧沉眠。

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这恰好符合了戏本中武五身患夜盲症的设定。而她本人则如同变戏法一样,顶着一张完全不属于自己的脸。

原晴之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楚,自己正在戏中。

她需要演完这出《邪祟》,并且唤醒扮演男主师弘华的元项明。

或许是因为她回头的幅度过大,又站在前边,一下子吸引身旁谢霓云的注意。

“武五,你在干什么?”

没能看到谢书瑶破相,骄纵的大小姐心情十分不好,语气恶劣,只想找个出气筒。

“没、没什么。”虽然低着头,但原晴之仍旧习惯性将表情做到天衣无缝:“只不过是刚才不小心抬头看了眼大小姐,被您日渐增长的美貌闪瞎了眼。”

谢书瑶:“......”

听见她这随口胡诌的其他人:“......”

这狗腿子吹捧人的本事见长啊!睁着眼睛就能说瞎话!不少人心中暗自腹诽。

奈何谢霓云还就吃这一套,愣了一下后气消了不少:“哼,那是自然。”

原晴之等来等去没等到后续。

她心想只要顺着毛来,这大小姐其实还挺好哄的嘛。

越往上爬,夕阳逐渐越往下沉。

就在原晴之感觉自己的眼睛快要在这昏暗环境中撑不下去的时候,侍卫们适时提起了宫灯。山道两旁,宫女们也将庙塔下的立灯点燃,星星点点,落于山野。

可惜武五的夜盲症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原晴之有点忧伤。

几盏宫灯,对她如今的情况无济于事,顶多只能照亮下方的台阶,保证走路时不会摔倒。若是再想往远处看,那就是两眼一抹黑,完完全全是个瞎子。

入夜后的皇宫比白天诡谲太多,连虫鸣都没有。

原晴之视觉不便,心里有些毛,只能强迫自己东想西想。

因为是宫庙一体的建筑,所以人间帝王的皇宫部分建在山脚,包括皇宫用以上朝的正殿;反而神宫主体建立在山顶,象征着神权天授。

越往山上走,建筑风格越偏向玄奇。这种阴森奇特的宗教建筑和现实任何一个朝代的建筑都对不上号,倒是同《山海经》中所描述的巫咸国有两分相似之处。

又过了一炷香,一行人才终于从白玉台阶底端爬到了顶端。

棂星门后是山顶的露天神宫,内里盛着一眼散发着蓝色光芒的深潭,走近了才发现,发光是因为泉水里到处漂浮散落蓝色光点。有点像原晴之在现实世界去海边旅游时,晚上看见的发光蓝眼泪,但远比那要美。

“这便是庆国世代供奉的圣泉。”

老巫祝的眼中燃起一丝狂热:“圣泉下方,便是庆神的神龛!”

原晴之站在人群前方,一眼看见了居于正中的那座巨型神龛。

造型诡诞的神龛沉没在水中,尖顶上漆着金印,通体呈现出不祥的深红色,在泉水的波纹折射下近乎淌血,艳丽至极。怪异的是,它四周八个方位又同时垂着数道比人还宽的玄色铁链,铁链上绞着密密麻麻的金线和红绫,将这座紧闭的神龛缚于中间。

这一幕,恰好同现实中青城那个下雨天在水坑里看见的目击者描述对上。

原晴之轻轻吐出一口气。

她清楚自己现在看到的,正是《夜行记》第一卷里花浓墨重彩描述过的建筑——夜红神龛。

作为虞梦惊的标志,夜红神龛一直沉在水下,不轻易显露人前。

说是神龛,其实更像一座堆砌在黏稠血海中的白骨教堂。

仅仅只是看一眼,都要人头皮发麻,忍不住挪开视线。但它又确确实实足够恢弘华美,邪异非常,让每位第一次见到这幕的人大脑骤然空白,只能生起顶礼膜拜的冲动。

“庆神是庆国世代供奉的神祇,距今已有一千六百年历史。”

正前方,老巫祝还在慷慨激昂地讲解,语调高扬:“自建国之初以来,庆神就一直沉睡在圣泉神宫的夜红神龛里,护佑着庆国百姓。历史上多次铁骑进犯庆国,皆因神明庇佑,化险为夷。如今庆国有难,叛军崛起,四面楚歌,尔等司巫备选更应该虔诚供奉,祈愿祝福,唤醒庆神。否则,庆国定将生灵涂炭,战火绵延,后果不堪设想。”

闻言,大家闺秀们纷纷站直了身体。

只有原晴之这个掌握上帝视角的人显得格外无精打采,兴致缺缺。

都供奉虞梦惊了,还想千秋万代,流芳百世呢?活该庆国在《邪祟》的结局里成了末代皇朝。

“本次司巫选拔,将在三日后进行评选。”

说着说着,原晴之忽然感觉老巫祝的声音变小了。

不知何时,神宫周围刮起了风。

风很大,叩击着山顶另一侧朱红凉亭里悬挂的古钟。

“铛——铛——铛——”

悠长的钟声回荡在山间,交织着叮叮当当的风铃,好似一部宏大乐章揭开的序幕。

狂风中,宫灯一盏接着一盏熄灭。

原晴之眼前顿时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周围只有圣泉散发着幽幽蓝光。

“有妖风,护住圣泉!”

元项明最先反应过来,手心率先放到腰侧刀柄,回头大喊。

殿前都指挥使一声令下,其余的带刀护卫纷纷沉默肃穆地听令,一时间圣泉周围只能听见清脆的拔刀声。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被这出意外变故吓到了,全部围成一团。

谢霓云捏着手帕站在原晴之后边,血红光下,她的半边脸浸没在阴影里:“武五......谢书瑶就在你左手边后面,你快去推她一把!”

原晴之:“......”

都这种时候了,谁见了不得夸一声敬业。

戏本里这段剧情中,武五听从了谢霓云的指示,想要暗害谢书瑶。结果没想到谢霓云左右不分,指了个相反的位置,害得自己被猪队友坑得绊了一跤,最后还没成功。

原晴之才不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于是她随口找了个符合胆小人设的理由。

“大小姐,我、我害怕。您忘了吗,我有夜盲症。”

谢霓云黑白分明的眼珠不满地转向原晴之,刚想说话,忽而被元项明打断。

“谁?!”

仿佛应和般,光源悄然出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