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7 柒(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Video Cover Image

在这个残忍的插曲中,圣泉洗礼如同闹剧一般结束了。后续老巫祝拿了根柳枝,沾了圣泉水,洒到她们这些巫祝备选身上,便是完成了洗礼。只有原晴之一想到这池水刚吞噬过一个人的血肉,心底便膈应地要死,打定主意回去里三层外三层好好洗个澡。

后面眼看场面变得无聊,带好面具的司祭少年又兴致缺缺地打了个呵欠,在巫祝和侍卫看似众星捧月,实则密切监视中飘飘然离开,要原晴之松了口气。

但很显然,他造成的恶劣影响远远没有结束,还在以极大传播速度扩散。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是啊,以前怎么没有听闻过司祭大人的威名?”

“这般惊才绝艳的少年人,怎么也该在庆国声名远扬才对。”

“可惜后面大人戴上了面具,真想一睹背后真正的容颜啊......”

巫祝把她们带到神宫的落脚点。

刚进巫舍,大家闺秀们便像解除禁令那般,兴奋地窃窃私语,言语间满是对神秘少年的好奇和仰慕。即便先前有几位小姐对元项明这位新晋殿前都指挥使多看了几眼,现在也全部沉入司祭的魅力,不可自拔。

明明是前不久才发生的事,可在虞梦惊与生俱来的魔性魅力中,这些人已经全然忘却,那位硬生生把自己脸皮挖下来的小姐是怎么死的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她们还没来得及看到司祭的脸,现在只能称得上爱慕,不至于像神宫里这些巫祝和祭祀那般失去自我,被欲望充斥,病入膏肓。

这样戏剧且讽刺的一幕,倒是冲淡了戏曲和现实过于相似的违和感,加深了她对“这里不过是部戏曲”的印象。原晴之忍不住叹了口气,刚想去洗漱,又被谢霓云拦住。

“喂,武五。你快去想办法把谢书瑶的房间换了。”

谢大小姐对着自己的小跟班颐指气使:“巫祝说明天开始学习祈神舞,只要能让谢书瑶晚上睡不好,她肯定会在众人面前出丑!”

原晴之:“......行吧。”

她借着光磨磨蹭蹭走了出去,猝不及防在巫舍门口碰见一幕。

“谁给你的胆子,还敢同司祭大人提要求?!”

几名祭司围成一个圈,中间那个人跪倒在地,身上湿漉漉的,显然被泼了冷水。走近看才发现,赫然是不久前那位拿了面具,自告奋勇想要给虞梦惊戴上的巫祝。

来来往往的巫祝祭司络绎不绝,要么冷眼旁观,要么上前泄愤似地跟着踩一脚。

明明是极其不合常理,不符合神宫秩序的混乱景象,大家却已经司空见惯。甚至连跪在地上被欺凌的那个巫祝,也是一副双眸漆黑,誓死不从,满脸“你们就是嫉妒我同司祭大人说了话”的癫狂模样,笑容极其瘆人。

原晴之看着这和邪//教没什么差别的扭曲氛围,冷汗都下来了。再看了眼外边深沉的夜色,想了想自己的夜盲症,又默默缩了回去。这回可不是胆小人设,是真怕啊!

破案了,神宫里没有正常人。

事到如今,能够保持理智的,也就只有女主和女配,还有倒霉蛋元项明和她了。

元项明和她不受影响,原晴之猜是因为他两是入戏者,不受戏内规则约束。至于女主和女配则是单纯的剧情豁免,这两人完全一门心思扑在男主身上,半点没察觉到司祭的问题。

话又说回来,虞梦惊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为什么剧情会出现这么大的偏差?

原晴之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

虞梦惊是整个《邪祟》第一卷的关底大boss,在原著中第三折高潮戏才会出场,而且还只是出场个小片段。

虽说入戏者有更改剧情的可能。但距离入戏才几个小时,她还啥都没来得及做呢。总不可能就因为没推谢书瑶,就把大boss引出来了吧!

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回去睡觉。

第二天天还没亮,她就被山顶的古钟吵醒。

洗漱完毕,穿上昨天下发的巫女服后,原晴之打着哈欠走下楼。

经过一晚上时间,她已经完全想通了!

意识到事情超脱掌握后,原晴之的确慌张过。不过也只有一瞬。

她当过几年社畜打工人,心态比大润发里杀鱼师傅的刀还要冷。只要把入戏当成打卡上班,上班结束就能结工资,古井无波的感觉那不一下子就回来了。

“武五,昨天吩咐你干的事情干好了吗?”

“都办好了都办好了,小姐您放心吧。”原晴之随口敷衍。

事实上她昨天看到外边那群魔乱舞的景象,就果断回去洗洗睡了。

女配指使武五前期使的这几个绊子就没有成功的,主打一个自食恶果。反正剧情已经偏成一条脱缰的野马,也不差她这点。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前方谢书瑶侧过身来看了她们一眼。

而谢霓云瞅着站在最旁边的谢书瑶,怎么看怎么觉得后者没有半点没睡好的样子,反而精神倍儿足。

“奇怪,怎么感觉她精神还不错?”

“不清楚啊,或许她装出来的呢。”

“这样吗?”谢霓云似信非信。

原晴之放心的很,在戏本剧情开始之前,武五就已经跟了女配多年,手上干过的坏事多了去了,谢霓云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贸然怀疑自己人。

“未来三天,你们的任务是学会祈神舞。”

这点暗潮涌动并未持续太久,很快,老巫祝就带着巫祝们来到巫舍门口,宣布未来的行程:“三天后,司巫人选将正式确定。第四天将举行天祭大典,届时你们都将上场参与祭祀,跳祈神舞,为大庆祈福。”

话音刚落,除了早早利用钞能力透题的谢霓云,其余贵女们纷纷炸开了锅。

“三天内学完祈神舞?这也太难了吧。”

“是啊,我们以前都没有接触过......”

祈神舞是大庆国祭祀必备的项目,巫女们用其进行降神、求雨等项目。但与之著称的还有它的特殊性,普通百姓无法学习神职人员的舞蹈,只能在神宫内学习。

换而言之,想要三天内学完,几乎不可能。

“肃静!”老巫祝冷然:“遴选司巫一事,乃重中之重,不容有失。”

“谁还有意见,现在提出来,想必圣泉也很喜欢有人能进去洗个澡。”

既然不解决意见,就解决提出意见的人。一通组合拳下来,所有人都安静了。

见状,老巫祝满意地点点头,将一行人带到神宫正殿。

传说庆神喜赤色,从夜红神龛就可见一斑。所以祭祀用品一切都是同色。包括降神幡,燃烧的火烛,神宫两侧挂着的赤旗。和这片火红海洋格格不入的,是大家闺秀们身上穿着的纯白巫女服。

“你们记得看好,每天祈神舞只演示三遍,接下来就是你们自己的练习时间。”

说完,领舞巫祝便赤脚走到宫殿中心。

很快,祭祀们敲响编钟,笛声悠然响起。

大家闺秀们纷纷睁大眼睛,一眨也不敢眨地盯着领舞的姿势,生怕漏掉一星半点。

原晴之同样目不转睛。

舞蹈是戏曲艺术形式表现的一个重要手段,《邪祟》本身是一部戏曲,既然是戏曲,那演绎戏曲的演员们自然也需要在戏台上表演出祈神舞的部分。

所以说是祈神舞,其实大可写作水袖舞。即便身在戏内,这点也是不变的。

认认真真看了一遍后,原晴之心里便有了数。

待到自己练习时,她挑了个偏僻的地方,尝试着迈动脚步,甩动长袖。

在旁人眼里难得出奇的舞蹈,就这样轻而易举从她手中演绎而出,干净又漂亮。

不得不承认,只要是和戏曲有关的东西,便难不倒天生戏骨。这个戏曲界人人梦寐以求的天赋,从出生起就让她站在了终点。

一边跳,原晴之一边忍不住回忆起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