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8 捌(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Video Cover Image

只消一眼,原晴之跟见了鬼那样飞快地缩回视线。

“司、司祭大人。”她声音磕磕巴巴,内心翻江倒海。

夭寿了!她怎么就撞到大boss面前了!这特喵的不对劲,昨天还想着千万远离虞梦惊,今天怎么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新来的巫祝?”

好在司祭这会儿心情还算平和,语气听不出喜怒:“这里是被封锁的禁殿,每个时辰都有侍卫巡逻,平日鲜少有人来此,你是怎么走到这边来的?”

“我,我也不清楚。”原晴之支支吾吾:“刚才有个人给我指路......”

说到一半,她忽然卡住。

不对,刚才给她指路的那个祭祀有问题!

前天主持洗礼仪式的老祭祀就已经暗示过,司祭在神宫中处于看似尊崇地位极高实则被监禁的状态。巫祝们更是在她们这群司巫备选面前三令五申,再三强调绝对不能靠近司祭所在的禁殿,一旦被抓到,下场就是扔去圣泉喂鱼。

除非有人故意想害她。

原晴之心里气个半死,不明白自己这两天微小谨慎,伏低做小,到底哪里惹了这群神职人员,只能硬着头皮道:“无意叨扰大人,在下这就告退。”

“——且慢。”

高高悬在头顶的声音忽然贴近,同时带来的,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馥郁芳香。

眼角的烛火余光倏尔被一截殷红色的衣角占据。

“是我感觉错了吗?你怎么好像......在避开我?”

冰冷的吐息洒落在额前,带着少年特有的轻浮。

要是有心率测量器,原晴之怀疑自己这会儿心跳肯定飙上了一百七。

她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忍住没后退一步,干巴巴地开口:“您说笑了。”

司祭没说信或不信,反倒话锋一转:“我是什么洪水猛兽吗?为什么不抬头看看我?”

原晴之:“......因为您的面容是庆神的恩赐,凡人不得窥探。”

感谢老祭祀当初的解释,她发誓自己当年高考时脑袋都转得没这么快过。

“这样啊。”司祭不置可否。

但很显然,这位《夜行记》里最难搞的boss绝非按常理出牌的角色。

就在原晴之以为自己蒙混过关,打算就此告退的时候,冰冷的手骤然伸了过来。它精准地落在那截如鹌鹑般收紧的颔骨上,力道轻柔,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力道。

原晴之那口气还没能吐出来,就被迫顺着方向抬起下颚。

“铛——”手中紧握的宫灯砸落在地,绢布沾染到火星,猛然窜起焰色。

禁殿地面数千支正在摇曳的灯烛同燃烧的烈炎一起,点亮了这里昏暗的光线。

借着火光,原晴之看见一副诡谲艳丽的画。

少年司祭脸上覆着片暗金色的面具,将大半张脸遮掩,只露出形状锋利的下颚和一截薄得过分的唇。

他没想到原晴之竟然连个宫灯都握不稳,英挺眉骨不悦地下压。

但饶是如此,也丝毫无损那浑然天成,近乎无孔不入的侵略性美貌。

被火引起的凝滞气氛只有一瞬。很快,司祭就若无其事地挪动脚步,揭过这幕。

数千条红绸随风扬起,少年露出一个散漫又无往不利的蛊惑笑容。随即,他颇为嫌弃地捏着她的下巴,将声音压入唇齿。

“既然来了,就带我出去。”

那语气理所当然,毫无询问之意,甚至透着一股子颐指气使。

话音刚落,原晴之脑海中便如同电光火石般闪过什么。

偌大一个禁殿内,安静地只能听见烛火燃烧的声音。

久久未能得到回音,态度轻慢的虞梦惊不由得侧目。

他稍稍挪了下目光,纡尊降贵落到她的面孔,又不感兴趣地挪开。

一张平平无奇的脸,乏善可陈,无聊至极。

要不是因为上次他贸然跑到圣泉边确定夜红神龛的封印情况,后续禁殿周围的巡逻人手进一步加强,虞梦惊也不至于这会儿派出一位完全蛊惑的暗线,去外边借刀。

好在他运气实在不错,暗线刚走出禁殿就看到了一个尚未搞清楚目前神宫状况的世家小姐。姿态鬼鬼祟祟不说,还穿着不合身的巫祝衣服,落到虞梦惊这种搞事专业户眼前,一看就知道有鬼。

奈何这次,他的算盘注定要落空。

“祭司大人说过,司祭大人应在禁殿休养,不得随意外出。”

本该乖觉顺耳的少女猛然挣脱他的手指,重新像鹌鹑一样把下巴贴到胸前,声音颤抖:“若是无事,在下便不多叨扰,就此告辞。”

说完,差点绷不住表情的原晴之转头就走,不再耽搁停留。

在意识到自己闯入司祭的殿宇后,她就意识到事情要遭。

要知道,为了赚到司天监开出的那五千万,这两天她绝非无所事事,反而忙得飞起,马不停蹄。除了打探元项明的去向,她还没少旁侧敲击,搜集虞梦惊这个关底boss为什么会提前出现在第一折戏的原因。

不得不说,这真是桩苦差事。

平日里,圣泉神宫这些神职人员还算有个人样,至少能正常交流。但只要一提到虞梦惊,他们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当场阴暗扭曲发癫,一句你是不是觊觎司祭,又一句你连给大人提鞋都不配,完全无法沟通。

原晴之靠着谢霓云提供的钞能力艰难开路,此总算搞到些情报。

据说当今司祭是庆神降临容器的最佳人选,身上残留着庆神的恩赐,平时为了防止这些力量误伤于人,只能用特制的黄金面具进行封锁,不得直视其真容。再加上神降容器身份尊贵,整个神宫上下把他护得跟眼珠子似的,有求必应。早些年,就连山脚下皇宫住着的老皇帝也得经常上来给他问安行礼。

他日子过得别提有多舒服,明面上的限制只有不得随意外出。

但问题是别人不清楚,原晴之还不清楚吗?什么神降容器,这位可是虞梦惊本尊!童叟无欺的那种!披了个马甲,开了个小号,亲身下阵来搞事情送温暖。

要是虞梦惊没提出将他带出去的要求,原晴之或许还会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当成意外。但他既然说了,那就意味着......把她引到禁殿的,绝对就是这狗东西没跑!

不仅把她引过来,还想指使她做事,这人要不要脸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