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9 玖(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Video Cover Image

神宫里有一条心照不宣的规矩,只要同司祭有关,事无巨细,统统都是大事。

殿前都指挥使赶到后,掌事巫祝也匆匆抵达。老巫祝听闻有人闯入禁殿,气得脸上的褶子皮都在抖,当场指认出她是前来参与巫祝选拔的世家小姐武五。

“武家?没听说过。但既然是大家闺秀,那应当不会是叛军派来的细作吧?”

“不行,现在还不能确定,明日得将此事上报陛下,先将人押下去,等候发落!

既然事已成定局,下场便可以说板上钉钉。

原晴之直接被五花大绑,一路拖行,扔到了神宫下边的地牢。

一个普通的巫女怎么配见到司祭大人完美无缺的脸?

暗红红的路上,巫祝们的目光不断在原晴之的脸上身上来回扫动,阴森瘆人得如同淬了毒,兴致勃勃地讨论要怎么给她定罪。

他们嘴里说着:“依我看,惊扰司祭大人歇息,至少也得扒皮谢罪。”

“没错!”“说得对!”

隔着铁栏,昏暗的光线里,众人皆是一副“你玷污了我们纯洁无暇司祭大人”,同仇敌忾的扭曲表情,仿佛有浓稠的黑墨在涌动。恨不得就此将她生剥活吞。

待所有人走后,原晴之蜷缩在角落,表情抓狂:“事情到底怎么会变成这样......”

自从玉佩被搜出来后,原晴之就陷入自我怀疑的状态。

如果说女配谢霓云是导致《邪祟》男女主最后无法HE的原因之一,那么另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在其中担当了搅屎棍角色的虞梦惊。

在第三折戏里,虞梦惊意外苏醒后拿到了玉佩,然后就开始了他拆散小情侣的天谴之路。原晴之简直不敢想象,现在在第一折戏里就被他拿到玉佩,未来会是个什么下场。

这玩意掉到虞梦惊手里,就跟肉骨头掉到狗身上一个道理。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补救。”

她一只手抓着玲珑骰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既然不是当场行刑,那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正在原晴之绞尽脑汁思考该如何绝地求生之时,地牢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抬眸,恰巧看见一片纯白的巫女裙。

谢霓云提着裙摆,手里拿着绣桃花的垂丝团扇,一边走一边扇,嘴里还在嘀咕着“本小姐真是疯了才来这样破败的地方”。待转了个弯,看清铁栅栏背后的人后,表情顿时变得格外不善,其中夹杂百般嫌弃。

原晴之则跟见了亲人般扑了过去:“呜呜呜大小姐!”

“武五!你可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谢霓云一看她这幅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禁殿被人闯入一事轰轰烈烈,闹了神宫大半夜,今早天还没亮,所有参与司巫选拔的大家小姐们就全部知道了。要知道,武五的家世本身在这群贵女中并不显赫,全靠着给谢霓云当跟班才能混到选拔的位置,如今她办事不利被抓,丢的自然是谢霓云的脸。

“大小姐,我也不想的啊!您也知道我的老毛病,一到晚上就容易迷路......我实在太害怕了。”地牢里到处都是站岗的侍卫,原晴之总不能说是虞梦惊那个狗东西把她骗过去的,只能捏着鼻子往下吞。

“行了行了。”谢霓云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

大小姐捏着手帕看了眼周围,显然同样意识到隔墙有耳。

不得已,她只能把话往隐晦了说:“你这回犯的事太大,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根本摆不平,总得挨上几鞭,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虽然谢霓云一直在瞪着眼睛放狠话,原晴之却仍旧感动得泪眼汪汪。

“大小姐,您真好!”

神宫里这群神职人员早已被虞梦惊的魔性魅力糊了眼睛,内心黑暗面不断扩大,突破正常人的道德标准,绝对是见不到兔子不撒鹰的主。谢霓云话说得带刺不好听,私底下肯定还是没少砸银子,才换得那群狂热精神病放她一马。

原晴之在看完戏本后便做好了谢霓云是个标准的恶毒女二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她对自己人那是真好啊!

“行了行了,少在那油嘴滑舌。”谢霓云翻了个白眼,“还有,等出来后你必须得给我想办法,把自己捅的篓子填好,若是误了事,本小姐定然饶不了你!”

“您放心吧大小姐,这次一定!”

“哼,但愿吧。”

说完,谢霓云便步履匆匆地离开,显然对这里阴湿恶劣的环境忍耐度到了极致。

原晴之则心情颇好,重新窝回了自己的小角落。

亏她之前还担心这回是不是得重开,没想到峰回路转,好事连连。确定了事情以大化小后,一晚上没睡的她实在忍不住了,迷迷糊糊开始打盹。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而被一阵杂乱脚步吵醒。

“奇了怪了,师大人怎么会在陛下面前为她求情!”

“谢家大小姐,师指挥使,就连司祭大人方才也传话说从轻发落,她到底什么来头?”

“一个普普通通的世家贵女而已,不知道何德何能......”

紧接着,封锁的牢门被粗暴扯开。

有人捏着嗓子阴阳怪气:“出来吧,倒是个好福气的。”

于是原晴之又睁着朦胧的睡眼,稀里糊涂被带出了地牢。

等快走到目的地,她才反应过来,这地方有点怪眼熟。

很快,打头的那位祭祀便确定了她的想法。

“以后你每日子时必须到这来打杂,负责殿内清扫和火烛燃烧。”

原晴之:“......?”

看着面前阴森巍峨的禁殿,她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怎么?这可是日日都能见到司祭大人的好差事,你还敢有意见?”

眼看着祭祀眼底浓厚的黑雾即将转化为凶光,原晴之连忙认怂:“我哪敢啊!只是平时禁殿不是不准无关人等进入的吗?怎么忽然给我这个罪人开了特例?”

拜托,求求,她是真的不想和虞梦惊再相处了,多来两次真的夭寿啊救命!

“呵呵,你也知道你是罪人啊。”祭祀冷笑两声:“本来按照你的罪行,至少也该剁去十指,若非司祭大人心善,恐怕早就扔进圣泉里去了。”

所以合着这命令就是虞梦惊下的呗!

原晴之气得浑身发抖。

奈何事已成定局,神宫里除了司巫备选们被蛊惑的程度较浅之外,其他人早就被腌入味了,她要是敢出声反抗,下一秒面前这个虎视眈眈的祭祀就能找到借口缘由,给她直接送到那化尸水一样的圣泉里去。

不得已,原晴之只能屈服于淫威:“......行,多谢司祭大人隆恩。”

临走前,祭祀脸上还满是没能挑出其他错处,让她吃点苦口的遗憾。

那种满盈的恶意要人毛骨悚然。

目送祭祀离开后,看了眼面前的禁殿,原晴之头也不回地转身。

现在是下午,又不是晚上!社畜对时间可是十分敏感的,不到上工的时间绝对不可能主动加班!

于是她麻溜地去到了正殿。

结果刚踏进门槛,所有正在练习祈神舞的世家小姐,板着脸的巫祝......全部朝她看来。大家神色各异,只有惊讶比较统一。

“什么,你竟然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