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11 拾壹(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Video Cover Image

所以,虞梦惊当真是在色//诱她?!

虽然这个猜想相当离谱,但现阶段原晴之真想不出另一个更符合他诡异行为的解释。

思维一打岔,原本被强行扯下浴池的满腔怒火也中止打断。

另一旁,虞梦惊还在继续作妖。

他态度轻慢,开始装起来了:“无传令擅闯禁殿,自己去领罚。”

“......是,司祭大人。”

等原晴之反应过来,元项明已经垂首退出禁殿。

禁殿昏暗,看不清他的表情,更不知道师哥到底记没记起来,误会没误会。

“你在看什么。”

直到虚环在腰间的手猛地收拢,原晴之才意识到少年暗红色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她的脸。于是她抬眸,恰好捕捉到对方唇角那抹蛊惑人心的浅笑。

原晴之心里咯噔一下:完了,猜对了。

要知道,虞梦惊这狗东西向来唯我独尊。从他在圣泉那会儿第一次出场,她便注意到,他的眼神压根没在别人脸上停留。就连那个无辜被蛊惑,生生丢掉性命的世家小姐,他都没正眼瞧过。恐怕只有看到圣泉分解血肉的那会,才给出个愉悦的表情。

想来也是,在虞梦惊这种人心里,全世界除了他最好看以外,其他都是丑八怪。

只有在想要达成某种目的,真心使坏的时候,他才会露出这种仿佛只注视你一个人的眼神。说的好听点叫深情注视,说得难听点就叫虚情假意。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虞梦惊能力对她失效的情况下,以他这种狗屎性格,根本不可能是她的菜好吗。他到底来的哪门子自信一定能勾引成功的。

“为什么不说话?”

虞梦惊密切关注着她看向师弘华的目光,兴致勃勃地发问。

少年眼眸里带着探究,不放过任何一丝微表情。

也不知道想起什么,他弯起嘴角。

“怎么,终于迷上我了?”

原晴之心情复杂。

她用看神经病的眼神打量了他一遍,然后慢吞吞地站稳身子,朝着浴池旁边游去。所幸已经达成目的,并洋洋自得沉浸在自己美丽中的虞梦惊并没阻止。

能批量制造神经病的人肯定也是神经病。

原晴之这么想着,心里憋得慌,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东西。

“你要去哪?”

虞梦惊被那这眼看得不明觉厉。他察觉事情似乎有超脱他掌控的意思,收敛了笑容。

“回大人的话。去换衣服,然后继续工作。”

“诶?不行,你必须留在这里。”

少年不满地拖长了声音,“会有人把衣服送进来。”

设局前他猜想过很多种反应,有陷入亲密动作时乍然看见情夫的慌乱,努力辩解的急切,甚至是终于被他蛊惑的迷乱......然而面前的少女一个都没选,她似乎只是象征性地震惊了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习惯了掌控人心的虞梦惊讨厌这种感觉。

他善解人意地提醒:“你也不想我惊动外面的人吧。”

“......”

闻言,原晴之只能停下脚步。

她知道虞梦惊就是不想让她和元项明有接触。但到底心怵于《夜行记》里第一卷描写的那些神鬼莫测的手段,再不耐烦也不敢当面忤逆,只能笑脸相迎。

算了,在现实里她也不是给老板心甘情愿加班的,没差。

不管怎么说,戏都得演完。五千万还在现实等她,为了钱,社畜受点苦怎么了!

给自己打完鸡血,借着换衣服的功夫,原晴之脑袋飞速运转。

虞梦惊不提玉佩,她也不好开口,只能仍由其这么误会着。这都还是小事,眼下最令人心烦的,还是要怎么和元项明搭上关系。

看着换下来的衣服,原晴之灵光一闪,想起戏本原文里男主的真实身份和目的。

既然她没法联络上元项明,能不能让他来联络自己?

于是她摸着黑叠了几下袖口,仿佛不经意般将这件湿透的衣服放到最上边。然后起身,把篮子里的衣服提到门口——禁殿里有两扇门,她故意挑了元项明进来的那间。

“嘎吱。”

看门打开,将湿透的衣服收走后,原晴之才松了口气。

她刚转过身,差点贴到面具上,寒毛直立。

“你动作好慢啊。”

不过是耽误了一会时间,虞梦惊就又凑过来了。

他弯下腰,湿漉漉的长发垂到她肩头,晕开一团濡湿的痕迹。在本就昏暗的室内有种厉鬼索命般的惊悚,让人根本不敢抬头。

可能从未有过人际关系可言,所以毫无距离感。怀有勾引目的时更加如此。

原晴之不知道他到底发现没,但首要目的还是拉开距离。

结果她刚想说什么,殿外便传来嘈杂的吵闹,紧接着是门被推开的声音。

听到这,原晴之的心一整个提起。

啊啊啊,难道是她刚才搞的小动作被发现了?这么快的吗?

很快,嘈杂止息,其中一个阴暗的声音在殿内响起。

“大人,是不是那个卑贱的巫女冒犯到您了,怎么忽然传令需要送干净的衣服......”

还没问完,便被少年不耐烦地打断:“关你何事?”

拜这位祭祀所赐,虞梦惊的注意力完全被转移。

他直起身子,脸色瞬间冷下:“什么时候,你们也配过问我了?”

门外的神职人员一下子慌了:“抱歉大人!我们并非那个意思!”

“是啊,大人,我们是担心您被冒犯!”

“哦?是吗。”

虞梦惊似笑非笑:“违反神宫规矩,你们知道该怎么办。”

话音刚落,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深处的黑暗中传来锐器破开血肉的闷响。

方才那个率先闯入的声音断断续续,期间夹杂着他不断穿刺自己和别人穿刺他所导致的嘶吼和粗喘。约莫四五分钟后,流血声消失,转而“咚”地砸到地板。

“大人,十分抱歉,我们这就告退。”

一阵脚步上前,将沉重的尸体朝外拖去。紧接着便是急促的清理。

很快,殿门再度关闭,将空寂留给禁殿。

听完全程的原晴之头皮发麻。

《夜行记》第一卷里对虞梦惊描写着墨最多的,就是他的蛊惑能力。之前那个世家小姐看过他的真容后,便直接疯了。而现在,不过轻飘飘一句话,也有了生杀予夺的权力。

“在想什么?”少年忽然回头,准确无误捕捉到她的脸。

不需要看,原晴之都知道自己现在脸色肯定是不需要飙戏也有的苍白。

“......没什么。”

虞梦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在一打岔后好像直接失去了沐浴的兴致,换了身同样艳如血色的新衣服后便蹲在她旁边看她点灯。

点灯是件十分繁琐且无聊的事,他看了一会就了没兴趣,一直孜孜不倦地说话。

“你刚刚进禁殿时,看见外面那群丑八怪了吧?”

“他们真的很讨厌哦,经常有事没事来打扰不说,还把我在这里困了这么久,而且总是虐待我,强迫我戴着这个面具——拜托,这面具真的很难看诶,把我完美无瑕的脸全部挡住了,简直暴殄天物好嘛。”

很显然,他极其擅长利用自己的优势。刻意营造出暧昧氛围的同时,撒娇语气也用得恰到好处,一下子将距离拉进,要人忍不住生起同情。

冷风嗖嗖,数千条红绸随风扬起,少年蹲在中央,越说越起劲。

“禁殿外边到处都是值守的侍卫,每天寸步不离地监视我,无聊死了。不过说到这个,这些天差不多也是时候了,没想到今天被你打断......”

虞梦惊如果真心想要蛊惑一个人,就连天上的神佛也忍不住动容。

可惜对这些卖惨的话,原晴之那是左耳朵听了右耳朵出。

要是换一个人来,肯定特别同情。但她是看过戏本的,知道虞梦惊嘴里没一句真话。他只忠实于自己的欲望。再说了,外面那些巫祝哪里欺负他了,他把人当倭瓜骗的团团转,有事没事还挑个倒霉蛋献祭还差不多吧!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少年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危险:“我说了这么多,你难道没有半点感想吗?”

能有啥想法,好烦一男的。要是个普通人被困在禁殿原晴之愿意信,但换成虞梦惊本尊......禁足能限制到这位活爹?做梦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